295、花粉【求月票】

?热门推荐:
????“咔嚓!”

????一道用钥匙开门的声音从门外传来,刚准备离开的顾晨,又重新定住了脚步,停在了门口。

????大门被推开,一名戴着眼镜,身材略微走样的中年女子,有气无力的走进来:“老公,晚饭你做了没?我……”

????女子看到顾晨,不由眨了眨眼,随后又看见走来的卢薇薇和王警官,心里顿时咯噔一下,整个人不知所以的看着前方。

????第一印象是:我是不是走错房间了?

????可回头一想。

????如果是别人家,那自己这把钥匙为什么能打开?难道所有住户家的门都能通钥匙?

????之前也曾发生过,走错家门的住户,一把钥匙打开别家门,顿时演变出一把钥匙能打开所有住户门。

????这种风波闹过一阵,换锁之后便消停了。

????可看着家里的摆设也没错啊。

????“老婆。”就在中年女子犹豫的时候,卢本雄走到了大门口,赶紧跟中年女子解释道:“家……家里来客人了。”

????“哦哦。”中年女子看着顾晨,卢薇薇和王警官,似乎能从三人的眼眸中,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力。

????但是压力是什么,中年女子根本说不上。

????“你好,我是芙蓉分局刑侦队民警顾晨,这两位是我的搭档。”

????“我叫卢薇薇,他叫老王。”卢薇薇直接帮王警官自报家门。

????“哦哦。”女子也是第一次碰到家里来警察,一时间也有些不太适应。

????“欢……欢迎几位来家里,你们找我老公有事吗?”

????“其实……也是来找你的。”卢薇薇说。

????“找我?”中年女子愣了一下,眼神躲闪的看着几人,道:“你们找我做什么?我好像没做错什么事情吧?”

????“我们想了解一下你们公司的赵小敏。”王警官也直接道:“赵小敏最近失踪,不知道你知不知道?”

????“啊?赵小敏失踪了?”中年女子摆出一副惊讶的面孔,眨了眨眼道:“她……她怎么失踪的?她不是辞职了吗?”

????卢本雄叹了口气,说道:“阿萍,不要站在门口,进来说吧。”

????“哦哦,好。”中年女子点点头,这才将包放在鞋柜上,随后脱去高跟鞋,换上拖鞋走进客厅。

????大家重新坐下之后,王警官和卢薇薇,本能的看向顾晨。

????可此时,顾晨却比大家慢半拍,在门口磨蹭了半天才走过来。

????“开始吗?”卢薇薇看着顾晨问道。

????顾晨点点头,重新将执法记录仪打开,笔录本拿在手中。

????“你好,请将你的姓名,年龄和身份证号码报一下。”顾晨说。

????“我……我叫丁萍,今年36岁,身份证号码是……”

????丁萍说完之后,又多问了一句:“难道你们要调查我?”

????“谈不上调查。”顾晨抬头看了丁萍一眼,问道:“你下班之后有去过哪里吗?”

????“我……我没去哪啊?呵呵,我能去哪啊?”丁萍似乎很紧张。

????顾晨点点头,又问:“也就是说,你下班之后,直接回家?”

????“是的。”丁萍说。

????“那你回家的交通工具是什么?”顾晨又问。

????“是……是一辆进口小轿车,我平时都是开车回家的。”

????“那就是下班之后,没有去过市区外任何地方对吗?”顾晨的眼色格外犀利,看得丁萍不知所措。

????“没……没错的,我下班之后就开车回家了,哪里都没去。”

????“可你的皮鞋上为什么会有泥土呢?”顾晨也不喜欢跟她拐弯抹角,直接将自己怀疑的情况说道出来。

????这把丁萍一下子给愣住了,半天才反应过来:“哦哦,你是说那写泥巴啊?那是……那是在回家的路上,我没有直接去车库提车,而是穿过一道草坪和土坡去购物,鞋子上的泥土,可能就是那个时候沾上的,我发誓,我真的哪里都没去。”

????“知道了。”顾晨原原本本的写上去。

????卢薇薇道:“那你能跟我们说一下关于赵小敏的情况吗?包括她的性格。”

????“赵小敏?她有什么好说的?人长得漂亮,也很任性,工作还算可以,就是不爱加班,不太受管教。”

????“那赵小敏是你丈夫前女友的事情,你是否知道?”顾晨也是直接问。

????一旁的卢本雄,赶紧咳嗽了两声,将头转向其他处,假装没听见。

????丁萍看了眼卢本雄,脸色忽然就变了:“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,我老公可从来没跟我提起过。”

????“那你是什么态度?赵小敏这次的失联,是否跟你有关系?”顾晨又问。

????“冤枉啊,赵小敏失联怎么就跟我有关系了?我都没说什么,赵小敏就自己辞职,估计也是在公司上班看见我尴尬,所以才离开的。”

????不管顾晨,卢薇薇和王警官如何询问,丁萍看似都是滴水不漏,牢牢占据道德制高点。

????就因为知道赵小敏与卢本雄是前男女朋友的关系,因此丁萍将自己阐述为受害人。

????在她的感觉里,丈夫欺骗自己也就算了,就连自己的直属女下级,也同样瞒着自己,感觉自己就是个傻瓜。

????所以在警方对丁萍的询问时,一旁的卢本雄一言不发,干脆就呆呆坐在那。

????“警察同志,我就是个家庭主妇。”丁萍依旧回答积极,然而对案件的线索侦破,却毫无任何帮助。

????“谢谢配合。”顾晨关上笔录本,看了看王警官和卢薇薇。

????卢薇薇秒懂,忙道:“时候不早了,我们也该离开了。”

????“要不留下来吃饭吧?我让本雄做几道好菜。”丁萍见三人有意离开,也开始变得客套起来。

????“不用,对您二位多有打扰。”王警官也是摆摆手拒绝。

????三人离开后,直接回到停车场。

????此刻,在车上等待已久的白小兰,立刻跑上前迎接道:

????“怎么样?怎么样?你们到底查没查出什么线索啊?”

????“暂时没有,从卢本雄和他妻子口述的情况来看,似乎并没有什么所谓的疑点。”王警官停顿了一下,道:“不过我们也不是完全没线索,顾晨似乎有些发现。”

????“顾……顾晨,我知道你的观察力不错,那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?是不是能找到我表姐?”白小兰对顾晨一对一说话的时候,声音明显客气了不少。

????顾晨挑眉皱了皱,没有吭声,而是取出一包用透明取证袋包装的,带有一些泥土的花粉。

????“这……这是什么?”白小兰愣了一下,靠近之后观察了半天,却依旧不知道顾晨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。

????“这是我从丁萍,也就是卢本雄妻子的鞋底上,刮下来的一些泥土,这些花粉就藏在于泥土中。”顾晨将手里的取证袋,重新收回。

????“难道……这也叫线索?”白小兰将信将疑。

????感觉就一些花粉,如果就这样也叫线索,那要找到这种花粉,岂不是大海捞针?

????卢薇薇倒是不这么觉得,说道:“顾师弟既然能收集这些花粉,说明带有这种花粉的地方,很有可能就是你表姐赵小敏的所在地。”

????“是啊,可别小看了这条线索。”王警官也帮顾晨解释道:“植物的分布,是可以有迹可循的,这个丁萍虽然说的头头是道,可究竟可信度有多高,我们也要去调查之后才能出结论。”

????对于白小兰这种普通小市民,当然不知道这些有限的线索能给警方办案带来些什么。

????毕竟这种小线索,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的。

????但是对于警方来说,寻找线索要从小做起,用小线索为点,连成一片,最终再找出问题所在。

????顾晨见白小兰有疑虑,说道:“这种花粉并不常见,所以我确定,这种植物在江南市的分布,也不会太多,只要我们知道这些花粉是来自那种花,并且根据这种花的分布,就可以找到丁萍曾经去过哪。”

????“真的啊?”白小兰听王警官的解释很无力,但是一听顾晨的解说,却又立刻重回信心,整个人兴奋的不行,赶紧鞠躬道:“那就拜托了。”

????“这是干什么啊?”顾晨将她扶起来,说道:“你是我朋友,你表姐失联,我们必定会全力以赴,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啊,用不着这么客气的。”

????卢薇薇摸着咕咕叫的肚子,不由分说道:“顾晨师弟,老王,都已经过了饭点,要不咱先去填饱肚子吧?”

????“别急,车里有干粮,我买的。”白小兰赶紧道:“刚才你们上去时,我就去备好干粮和水,能应付一下的,如果不行,那我请你们去附近的饭店吃一顿?”

????“既然如此,那咱们就别浪费时间了,办案要紧。”顾晨直接选择吃干粮,说道:“赵小敏现在已经失联两天了,多一分钟没找到她,赵小敏就多一分危险,所以,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。”

????“我同意顾师弟的意见。”卢薇薇完全站在顾晨的立场上,说道:“得马上找到赵小敏。”

????“我认识一个咱们江南市着名的生物学家,他对生长在江南市的各种植物颇有研究的,还参与编写过国内着名的植物百科,我想他应该能帮上忙。”王警官也是将自己的人脉展现出来。

????毕竟在警队多年,这好人脉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积累。

????顾晨看着白小兰焦急的模样,还是很轻松的笑了笑,说道:“那就走吧,直接去找那位生物学家,让他帮忙看看。”

????说着,几人也坐上车,直接开到生物学家的家门口。

????由于提前打过招呼,因此敲门声只响了三下,就有人打开房门。

????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大爷,此刻正面带微笑的望着几人。

????“小王啊,你们过来了?”

????“何教授,这次就有劳了。”王警官说。

????“别客气,有话进来说。”何教授将几人带进屋,又对房间内喊道:“老太婆,家里有客人,出来沏杯茶。”

????“好嘞。”老太太答应的很爽快,笑脸盈盈的走出来。

????“何教授,情况紧急,请帮我们看一看,这些花粉是什么成分?”顾晨赶紧将取证袋掏出,交给到何教授手中。

????“稍等。”何教授走进房间,将电灯和台灯依次打开。

????随后戴上一双白手套,开始将取证袋里,夹带着泥土的花粉倒在一张白纸上,并戴上老花镜,手持一面放大镜,开始认真的观察起来。

????“你这花粉……在江南市可是很少见的啊。”

????“何教授认识这种话?”顾晨喜出望外。

????何教授从抽屉取出一枚镊子,夹着花粉问:“你们是从哪里弄到的?”

????“从一名嫌疑人鞋底上取下的。”卢薇薇欣喜的笑了笑。

????“这个嫌疑人去过郊区?”何教授尝试的问了一句。

????顾晨眼睛一亮,含混的“嗯”了一声,说道:“我们认为她去过,但是这个嫌疑人并不承认。”

????“这个倒好办,找到了失踪人的下落,其他的也都不是事,就怕事办了,却没找到人,那就尴尬了。”何教授也是再次挠头。

????“这个先不用考虑,试错也需要成本,但现在我们必须要知道,这种植物的分布如何。”顾晨也是忍不住催促,然后靠得更近了些。

????忙碌了一整天,总算能在丁萍的鞋底下发现猫腻,如果案件再不能突破,那将会陷入僵局。

????主要是考虑到赵小敏的生存问题。

????白小兰的眼皮呼啦啦的跳:“何教授,你就快看看吧。”

????“莫急,这需要时间。”何教授将镊子夹起其中的花粉,用放大镜仔细辨认之后,眼神忽然一怔。

????“怎么样?”王警官问。

????“别急,没这么快,我得拿显微镜再看看。”何教授将放大镜放下之后,又走到书架旁,取来一个用泡沫袋包住的显微镜。

????“这玩意还要用显微镜来观察?”王警官还以为很容易,可现在看来,自己似乎是错了。

????“因为按照花粉中的信息,花粉的体积本身就很小,所以要借助显微镜才能看清其结构。”顾晨也是在一旁补充道。

????何教授挑眉一瞧,哟道:“你也懂这些?”

????“略懂一些。”顾晨说:“在图书馆了解过。”

????“呵呵,原来你们警察也要样样精通啊。”看着卢薇薇和白小兰帮忙拆开外包装,何教授不由笑了笑说道:“你刚才说的也对,但是不同的植物,花粉的形状也不同。”

????“何教授说的没错。”顾晨也没闲着,继续说道:“根据花粉的形状大小,对称性和极性,花粉壁的结构以及表面雕纹等,可以鉴定植物的科、属和种。”

????“我就是对这种花粉从来没见过,所以才必须要让专业人士来帮忙鉴定,但是王师兄说,在整个江南市,也就只有您德高望重,所以必须要找您何教授。”

????“哈哈,小王那是拍我马屁呢,这你也信?”何教授听得心里美滋滋,又道:“多数植物的花粉容易收集,保藏相当长时间而不失去活力。”

????“而且不同的区域会生长一些特定的植物,如果嫌疑人身上的花种信息与犯罪现场的植物相匹配,就可以断定嫌疑人曾经在犯罪现场出现过。”

????何教授想着顾晨用这种方式来寻找嫌疑犯,或者失踪者下落,也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,不由兴奋的笑了笑:“你已经很好了,至少你能说出一些我们生物学方面的专场,说明你对这方面也是有所涉猎的。”

????调试好显微镜后,何教授瞥了身边的王警官一眼,问道:“小王,你们警察现在都需要具备生物学知识了?不错不错,明显比之前有进步吗?”

????“嘿嘿。”王警官不好意思的挠着头,说道:“与时俱进,与时俱进嘛,只要一切对案件有帮助的知识,咱们警察都应该多多学习。”

????看着何教授进入到工作状态,王警官又道:“就比如在生物学方面,以后还需要何教授多多帮忙。”

????“好说。”何教授一边利用显微镜,对花粉结构进行观察,一边拿起铅笔,在稿纸上绘画起来。

????在一阵反复对比和研究之后,何教授忽然嘴角含笑:“哈哈,恭喜啊,我已经知道这花的品种了。

????“真的?”卢薇薇和白小兰几乎是异口同声。

????何教授点点头,嗯道:“我不仅知道花的品种,我还知道,这种花,分布在江南市的地点只有一处。”

????“只有一处地点啊?”王警官一听,也是颇为惊喜道:“那好办啊,带上我们的人,分分钟就可以找到的。”

????白小兰被紧张反弹,更加紧张道:“何教授,那你快告诉我们吧,这地方在哪?”

????“江南市城北,去往寺庙方向有条道,不知道你们清不清楚?”何教授问。

????“知道,那地方我去过。”顾晨说。

????“很好。”何教授点点头,又道:“往东十五里地,那边有处湖,而这种花,就分布在湖水周围。”

????“我去。”王警官刚才还说很好办,现在一想有点后悔,他想收回刚才那句话。

????“何教授,你的意思该不会是……这种花就分布在湖畔周围吧?”王警官问。

????“那你以为呢?”何教授说。

????王警官微微皱眉,不知道该不该出言反驳?

????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