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免费领取支付宝红包的公众号 > 天唐锦绣 >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两情缱绻

第二百一十八章 两情缱绻

?热门推荐:
????房俊素来是个吃软不吃硬的,你跟我软语哀求,那么一切好说,可若是想要挟制我,宁死也不从。

????当即上下其手,将武媚娘揉搓得双颊泛红娇躯酥软,两眼媚光莹莹好似快要滴出水来,而后一撒手,将武媚娘抱着起身,转了半圈将她软绵绵的放在椅子上,唇角挑起一丝戏谑的笑容:“哎呀,为夫这才想起母亲有命,是应该为了房家子嗣昌盛开枝散叶,多多耕耘了,娘子,抱歉了。”

????然后得意的笑了一声,留下一脸懵然的武媚娘。

????看着房俊的身影消失在门口,武媚娘还未从惊愕之中醒过来,妾身姿势都摆好了,结果你居然说要去为了房家的子嗣昌盛多多耕耘?

????既然是耕耘,哪块地不是耕?

????反正都是你们房家的地嘛……

????武媚娘嘟着嘴唇坐起,心底懊恼,知道自己可能是有些过火,惹得郎君不高兴了。

????……

????西跨院里,红烛燃起,一片温馨。

????到底是江南士族出身的女子,性情之中似乎也浸染了江南水乡的温柔,自从萧淑儿搬来此间居住,便将这里的景致多做布置,水池假山,亭榭轩阁,处处都充满了水乡情韵。

????屋子里,娇俏的侍女捏着一把精致的小剪子剪短了灯芯,光亮愈发明亮起来,然后用一个绣着牡丹的纱罩罩上。

????萧淑儿坐在灯旁的椅子上,一头秀发尚有沐浴之后的水气,用一根丝绸带子轻轻拢住,随意的披散在肩头。

????乌黑的秀发,白皙的肌肤,瘦削的香肩,精致的锁骨,在灯晕之下仿佛蒙上了一层轻纱。秀美的面容洗尽铅华,眉眼如画,手里握着一把团扇轻轻扇着风,轻柔的丝袍柔软华美,露出一截儿欺霜赛雪一般的小臂。

????灯火静谧,美人如玉。

????房俊踏足门槛的时候,入目的便是这样一幅秀美绝伦的仕女图……

????“呀!奴婢见过二郎!”

????屋子里的侍女们陡然见到房俊正负手走入房内,赶紧纷纷敛裾施礼。

????萧淑儿轻盈的身子犹如一片云朵一般,飘到房俊身边挽住他的胳膊,扬起精致如画的俏脸,美眸之中的惊喜溢满流泻。

????“二郎!”

????这一声柔美的呼唤,配上这岁月静好、宁静安适的环境,令房俊的心尖儿都颤了一颤。

????房俊微微颔首,进了屋子。

????在椅子上落座,萧淑儿伴在身旁,一股清幽的淡香入鼻,如兰似麝,房俊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到领口处那一抹白皙的肌肤……

????萧淑儿自然感受得到郎君眼神之重的热切,秀面绯红,眼波潋滟,轻声道:“妾身服侍郎君沐浴吧,这些时日想必公务繁忙,早些歇息才好。”

????房俊却道:“不急。”

????让侍女沏了一壶茶,他随意问道:“你整天在这院子里大门不出、二门不迈的,不嫌闷得慌?”

????侍女奉上茶水,萧淑儿纤手微微摆了摆,将她们都斥退,屋子里只剩下两人。

????亲手为房俊斟茶,柔声道:“倒也不是不想四处走走,只是关中气候与江南大不相同,妾身一时间还无法习惯,按理说江南夏日里要炎热的多,但不知为何,关中的夏日似乎更是难耐,不需走动,哪怕只是在屋子里坐着,若是不放置冰块儿,便一身热汗……妾身最是怕热,所以不愿出去。”

????南方更热,但南方人似乎更耐不住北方的热。

????北方更冷,而北方人也受不住南方的冷……

????房俊微微颔首,表示理解,这一点只能慢慢适应,谁也没法子。不过好在房家富可敌国,平素生活亦堪称豪奢,夏日里冰块敞开了供应,冬季里不仅烧着上号的香炭,更有“火炕”这等过冬神器,倒也不是太过难捱。

????不过房俊还是建议道:“整日待在屋子里也不是个事儿,长安虽然闷热,但终南山阴凉舒适,实是避暑的好去处。殿下时常前往终南山小住,你不妨也随着她去,出去走一走散散心,否则别闷出病来。”

????“妾身记下了。”

????萧淑儿柔声应道,却并未多说。

????房俊便暗叹一声。

????高阳公主是个刚烈的性子,率直纯粹,绝不会对谁婉转相就,而萧淑儿虽是萧氏嫡女,但自由父母皆亡,一个小女孩儿生长在萧家那等世家门第之中,免不了各种勾心斗角,再是温柔的性子也难免冷僻一些,想要这两人短短时日之内便坦诚以待,的确是难了一些。

????论起揣摩人心、圆滑手段,这两人捆在一起也比不得武媚娘……

????好在高阳公主大气,萧淑儿也不斤斤计较,只要时日长一些,接触得多一些,想来关系定会和缓得多。

????房俊饮了口茶水,问道:“过了七月初七,魏王殿下要前往江南公干,大抵会邀为夫同行,不知淑儿愿否一同前往,也好回江南转一转?”

????“当真?”

????萧淑儿秀眸一亮,一脸惊喜之色:“不知夫君前往江南所为何事,妾身跟随,是否有违朝廷规制?”

????她做梦都想回江南看看,再感受生她养她的那一方水土,但绝不愿因此而耽误夫君的正事,更不想被朝中那些个御史言官弹劾。

????她虽然整日里待在府中足不出户,但是消息却绝不闭塞,近日来对于夫君的弹劾已成为浩浩荡荡的一股大势,换了别人怕是纵然能保得性命,官职爵位也会即刻丢掉……

????房俊笑道:“难道为夫还能诳你不成?先前太原王氏暗算于为夫,受到陛下责罚,其在江南的诸多产业尽皆被查封,其中自然有不少与江南士族联合经营的产业,一时间难以分割。魏王殿下矢志于在大唐各州府县都能够设立学堂,教谕广大适龄孩童有书可读、有学可上,所以对于钱财的需求太过巨大,朝廷财政不可能拨付那么多,故而看上了这笔钱财。不过江南士族心齐,恐怕到时候不一定能够卖他这个魏王殿下的面子,便邀了为夫同行,给他撑一撑场面。”

????萧淑儿便掩唇而笑,眉眼弯弯:“说得是呢,夫君在江南的声威,那可当真是威风赫赫、声震八方。”

????她可是清楚的记得,当初夫君在华亭镇,将一众江南士族折腾得欲仙欲死、怨声载道,却又将其无可奈何的有趣局面。那一段时间,她在萧家老宅每日里听闻的都是家中子弟愤而喝骂,即便是那些个饱读诗书、自持身份平素连发怒都极少的长辈们,更是几乎问候编了夫君的祖宗十八代……

????不知萧家,哪一家不是将夫君视为洪水猛兽,恨不得远远的赶走?

????然而即便如此,夫君依旧坐镇华亭镇,稳如泰山,那些个盘踞江南数百年,当年连隋炀帝杨广都那他们没法子的世家豪族们,最终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颅,乖乖的在夫君面前俯首称臣。

????甚至于就连吴家、陆家那样的千年门阀,都在夫君手中灰飞烟灭……

????萧淑儿唇角衔笑,眼波流转,哪一个少女不崇拜英雄,不钦慕强者呢?

????这个男人既能搅合得江南士族寝食难安、俯首称臣,亦能跃马横刀覆灭薛延陀,封狼居胥、勒石燕然,还能作出一首一首脍炙人口、流传百世的诗词名篇,名动天下。

????看着房俊浓墨一般的眉毛,停止高耸的鼻梁,萧淑儿便觉得以往所见过的那些个所谓的俊俏郎君,实在是记不得自家夫君的一根脚趾头。

????心头充盈的爱火熊熊燃烧……

????空气似乎忽然之间安静下来,灯罩里的灯芯发出“哔啵”的轻响,院子里书上的蝉时不时的发出鸣叫。

????四目相对,有一种温柔,在缓缓流淌。

????烛光映照,美人如玉,房俊喉咙蠕动一下,咽了一口唾沫,低声道:“夜深了……”

????烛光染红了萧淑儿的粉颈脸颊,羞不可抑道:“妾身服侍夫君沐浴……”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ps:……

????那么问题来了,蝉这种东西,晚上到底叫不叫?